• Aug 27 Sat 2011 14:54
  • 故事

在我國中的世界中,是一個混亂的時期,因為我哥和班上環境的緣故,所以可以說是一個大家都在混的時期,那時候班上的資質都是很強的,只是大家都只把讀書的重心放在自己最喜歡的那一科上面,漸漸的大家也就接觸了另一個不同的世界,我稱之為管理學校秩序,也就是以壞學生的方式使用較直接賞罰管理方式,但是在家裡面我還是一個乖寶寶,只是在家和在外面是完全不一樣的,在國二的時候,正值管理學校秩序最如火如荼的時候,重新分班,美其名重新分班也只是將一半的學生換到另一個班級而已,剛好她轉進我所屬的班級,她就是瑩,剛開始的時候我對她並沒有很深刻的印象,當時我和她都有留下來參加英文老師—丁小紅老師在學校的課後輔導,在下課放學回家的時候在偶然間發現我和她有一小段回家的路是相同的,因此展開了我們之間的相識,因為她是單獨一個人走那一條路並沒有同學陪她,所以漸漸的我就會陪她走道她家之後我在騎腳踏車回家,在短短的陪她回家的過程中,我們之間的關係進展的很快,但是我們之間的關係在剛開始的時候是完全保密的狀態,班上的人並不知道,在那段陪她回家的路途中我們之間會聊很多很多事情,當時的她是有一個溫柔體貼的心、但是確有一個堅強的外表,她的父親是軍官,但是在她國小五、六年級的時候因為肝病過世,她媽媽在兵工廠工作,所以當時住在兵工廠旁邊的宿舍,因為媽媽要忙於工作,所以家中一切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由她一手打理,底下有一個妹妹,這個妹妹是個很聰明的人,在這方面跟我的狀況有些類似,我在家中也是一個常常會幫忙做家事的人,我弟弟也是一個在功課方面很厲害的人,所以就會在很多方面都有相似經驗的情形下就會有很多話題可以聊,所以我們當時很快的就進展成男女朋友,這中間幾乎是直接跳過朋友的階段而直接晉級,在這個時候班上的人才慢慢的知道原來我們兩個會一起回家而傳了開來,在我們認識之後不久,有一天,她跟我說她媽媽要見見我,因為我們在交往,我也不疑有她的去見她媽媽,她媽媽很客氣的問了一些我的基本家中情形和我表示家中媽媽在等我回去吃飯之後就離開了,最後她媽媽對於我擔心媽媽擔心我的事情覺得蠻高興的,隔天,我問她她媽媽對我昨天的表現的時候,她說她媽媽覺得我蠻不錯的,也蠻孝順的,因為當時我父母親一個是國中老師、一個是國小老師,弟弟也在讀國小,所以我段考的時間都會和父母親、弟弟錯開,我就會趁著段考提早回家的空檔到她家中坐坐,有時候就是他到我家中坐坐,其實在我們之間有很多獨處的時間,但是每當快要發生什麼事情的時候,她妹妹就會回家,所以就會趕緊採煞車,也因為跟她的關係日漸增進,所以我也和她媽媽、妹妹很熟識,漸漸的,我就像是她們家的兒子一般,我當時也很樂意黃媽媽能這樣子對我,因為這樣子讓我覺得比較沒有拘束,我也是第一次發現她的責任是此的沈重,因為就一個國中生來說,要掌控家中所有大大小小的事情,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她卻不會因此就變的比較市儈,反而是個有顆感性的心的人,例如:有一次,在我們一起回家的時候,她說今天的月亮好圓圓喔,而且眼神非常的柔和喔,但是我卻回她說:其實月亮是顆凹凸不平的星球耶。她就又說:你能不能說話的時候能多加一些些感情呢?雖然能保持理性是不錯,但是有時候會破壞氣氛的喔。然而,事後想想,從此之後,我們就變成一個理性的人漸漸的往感性的方向走,一個感性的人漸漸的往理性的方向走,就如同兩條平行線般的錯開。

隨著時間的流逝,我們變成了國三生,在這段相處的日子中,我漸漸的被她所影響,所以讓人感覺起來已經比較不會有種兇的感覺了,也因為距離聯考的日子近了,所以就變成了互相砥礪讀書的同伴,但是我們也常常在提早放學的時候,到我家來坐坐囉,有一次,我們躺在我房間的床上的時候,那時候我很頑皮的說,現在時間還早耶,那我們發生關係好了,我還真的就把他撲倒在床上,但是她卻一點都沒有害怕的表情,他只是很有耐心的跟我說這樣子做不好啦,說了一堆勸我不要這樣子做的話,但是她卻沒有以行動阻止我這樣子,因為我很尊重她,所以到最後當然是做罷囉,或許現在想起來當時的我真的有點傻吧,但是我認為只要對方不同意的時候,我再怎麼樣都不會碰她的;另外有一次,我們兩個躺在主臥室的床上說話,那一次我跟她說:我想到一個可以測試女生對我信任程度的方法喔,我可以對妳試試看嗎?她說:好呀。當時我就把我的手指從她脖子的附近慢慢的往下滑動,直到很接近他胸部附近的時候,她抓住了我的手,這時,我跟她說:相信我,我不會碰到的。他才把手放開,我的手就從胸口的中線滑過,一點都沒有碰到她的胸部,這時候他還鬆了一口氣,但是我的手有往上面移動,當移動到她的胸部上面的時候,我跟她說:妳看,現在爬到山頂囉。她才赫然發現,當時她的表情真的是又驚訝又有點生氣的,她就要我把手趕快移開,我當然就照做囉,我跟她說:應該還會長吧,她卻有點無奈的跟我說:不會了啦,當時她那種害羞的眼神真令人難忘。在用功讀書的時候,時間總是流逝的比較快,到了放榜的時候,我和她應該都是考取了當時私立五專排第一的正修工專,但是無奈於我父母認為讀五專不好,我也就因此進入了重考班,她也因為要我好好的為自己的未來而努力而斷了音訊,但是我知道她這樣做是為了我好。

在高中重考班的生活中,因為是屬於一種高壓的管理方式,所以就會有很多繁瑣的規定,在這種環境中,我為了和她的將來,我決定戒掉一些在國中時候的壞習慣,比如說出口成章的習慣囉,這可是花了我將近三個月的時間的完全戒除的,其他的壞習慣就戒的比較快,當時的我並不喜歡笑,所以常常救被旁邊的人說我幹嘛這個酷,常常會逗我笑,有的時候就連坐在後面的女生也會加入這種她們認為是好玩遊戲的行列,因此,我就認識了坐在我後面的女生,因為當時都是一直被壓抑的生活,所以常常就會有所謂的革命情感的同理心,我和她就這樣發展起來的,剛開始的時候我只是會逗他,漸漸的,她會陪我去火車站坐公車,再從補習搬到快要到火車站的途中,我們是遮遮掩掩的,很害怕被別人發現,在這段去坐車的途中,我們常常就會聊很多東西,有時候明明到了要分手的時候,都還常常意猶未盡,到了下學期的時候,家裡終於肯讓我騎機車去補習班,這時候,我就會在星期六的時候在她回家,當然也是偷偷摸摸的,在補習班的時候,因為第一次有種很寂寞、無助的心情,所以在當時就是我心靈快速成長的一個時期,也是那時候造就現在的我的想法,很多我現在的想法、處事態度都是在那時候養成的,當然也包含對女生,那時候的我對於一些交往所會做的事情就比較會想要嘗試一些東西,我的初吻就是在當時發生的,就再有一天的下午,那時候,家中爸媽和弟弟都不在家,我就去她家在她到我家來,在客廳的時候,我主動的吻了她,吻了之後,他很激動的說:她在陪我去坐公車的時候,就常常想要這樣子做,可以並不知道要怎麼做,這就是我的初吻,在高中、五專聯考完,我們還是常常會碰面,那時候我們常常就會到一個公園的廁所裡面做一些愛撫的動作,因為他很害怕會懷孕,所以我們一直沒有突破最後防線,就連有一次,她說她媽媽剛好不在,我們就在她房間裡面就摸了起來,她還是很堅持不能更進一步,但是發生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她媽媽提早回家,就在不讓她媽媽知道我在她家的情形下,悄悄的結束了,那時候的聯考,我在高中聯考失利,我只有考上前鎮高中,五專聯考非常的棒,當時最好的五專—高雄工專,所有的科系隨我填都會上,當時還被補習班拍照當成宣傳文宣打廣告,然而她呢?也是可以上前鎮高中,但是她媽媽希望他選擇高雄工專,我和她就從此分開了,另外有個插曲,當時我媽覺得也去考考看私立高中看看,所以就幫我報名了道名中學,但是因為我並不想去讀那間學校,所以我根本就沒有做任何準備就去考試,結果出來的時候,讓我嚇了一大跳,因為我居然考上了最好的那一班—自強一班,但是我根本就不想去讀,所以我就選擇了前鎮高中,當時我們雙方的家長都很反對我們的交往,但是我就一直很堅持我所選擇的,因為他們的理由我不接受,居然以她是外省人就反對,我覺得這根本就是歧視別人的行為,我堅持我所看到的,但是到最後這段戀情,也在他們的大力阻撓之下劃下休止符,我在高一第一次期考之前,我都還會主動的打電話給她,但是就在我在高中的第一次期考之後,因為成績不錯,所以我就很高興的打電話給她要告訴他這個消息的時候,她跟我說:她們班上有人在追她,她就答應他了,我就很無奈的掛了電話,這也就造成了我高中三年以來,只有第一次期考考的不錯,其他都考的很差,過了不就之後,我又有打電話給她,她說對方因為看上她的好朋友而把她拋棄了,現在每天上學都覺得很不是滋味,我就問說會不會考慮回來我身邊呢?她很肯定的說:不會。從此之後,我根本就不會跟父母說我的感情生活,因為他們根本就不會聽我的解釋而直接以他們的看法來評斷我的感情該向誰付出,這是我第一次的失戀,從此,我的高中生活,課業就變的不是我最重的事情了,我就埋首於社團上面,因為當時我進了一個社團,一個成立沒多久的社團—心研社。

因為在感情上面的失利,因此連帶的我對於課業方面的興趣也跟著大減,所以我就將我所有的心思放在社團上面,因為我本身對於心理學十分有興趣,所以我就一改以前內向不敢發言的常態,我就會儘量的提出我的見解,也因為在社團裡面的表現非常的好,所以我在一年級的時候,就已經漸漸的擠近了社團的領導核心,但是因為成績在留級邊緣,所以在我升上二年級的時候並沒有當上社長,但是我覺得無所謂,因為我並沒有以社長為目標,社團只是我寄情忘卻感情悲傷的地方,因為升上了二年級,所以我就從社團的基層變成了領導階層,因此認識了當時的副社長—靜,因為是二年級了,所以就認識了社團的學妹—瑋,因為社團一起出去玩的緣故,因此我認識了另一個學妹—曄,我的高中故事就和這些人有關係。

因為社團必須要在學弟妹進來之前就要準備招生事宜,所以在這個時候我和靜接觸的時候非常的多,這時候的我就像是心研社的另一個社長一般,許多的事情都是出自我的手,這時候的靜就像是一張白紙與強力的吸水海綿,那時的他對於心理學十分有興趣,也十分想要讓自己進入管理社團事務的軌道之中,所以感覺上有許多事情我都處於教導者的角色,漸漸的我也逐漸成為她的支柱,雖然說是小小的社團,但是事情卻不少,所以有點互相扶持的狀態下,把社團的事情逐步推像軌道,在開學之後,赫然發現原來社團的社長是一個只想拿社長一職當成跳板而非真心想要經營的時候,我才正式成為靜的社團重要的工作伙伴,因為常常接觸和在社團中互相扶持的關係,漸漸的有中革命情感的產生,又因為雙方都很小心的處理這份得來不易的感情,所以雙方逐漸在對方的心中佔有一個很特殊的位置,就在這種沒有旁人知道之下,雙方心的距離愈顯靠近,但是就在靠近到某個程度的時候,靜的態度就突然間變的很冷漠,我當然就覺得百思不得其解,因為我曾仔細的回想我是否有做了什麼事情讓她生氣呢?但是都沒有想到任何事情會讓她生氣而這樣子的事情,所以有一次我就鼓起勇氣問她為什麼會這樣子呢?她回答我說:因為她認識一個人到某種程度之後,她就會害怕對方太認識他而採取冷漠對待的方式來保護自己,雖然我為此事經常提出抗議,因為我覺得我又不會傷害到她,為何我就必須要接受此種的對待,結果到最後,他居然以朋友之交淡如水的方式回答我,在日漸無力挽回的情形下,這份感情就被埋藏在彼此的心中,直到高中畢業之後才有所改變,或許是我們都很小心的處理這份得來不易的感情,所以唯有在只有我們兩個人的時候,我們才會把自己那份最真的感覺拿出來,因為當大家都在的時候,我和她都是扮演著領導者的角色,所以都不會把自己比較脆弱的一面在這時候拿出來讓別人看到,但是只剩下我們兩個人的時候,我就像是照顧她的人一般,傾聽她心中的快樂與煩惱,也只有在這種時候,他才會卸下比較多的保護來看待自己在人前不能表現出來的一面,但是在面對這份感情的時候,她就顯得相當困惑,所以她就只能以在不熟識人前的冷漠回應,究竟我是否曾經進過她的心房,老實說,我並不知道,我只知道,她在我心中的確已經有一個確定的位置了,既然我都已經確定了,我何需去瞭解我在她心中的位置為何呢?這顯的就不重要了,因為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不就都是這種樣子呢?我們都只能確定自己是否如何,但是對方究竟覺得如何,這唯有對方願意說我們才會知道。

在我二年級剛開始的時候,曾經有多個社團一起辦出遊,我是在出發之後才被告知我在這次出遊所負責的部分,這時候我帶一個小隊和負責壓隊,我的小隊中有曄這個學妹,那時候的她是個相當活潑且很會唱歌的女生,回來之後,她都很親切的跟我和靜打招呼,因為社團活動的教室又在隔壁,所以每星期至少都會碰一次面,也因為常常需要和靜討論社團或一些瑣事,所以我和靜常常就會在中午的時候一起吃飯,曄常常看到我聚會的地方之後,他也加入了這個小團體的行列,這時候的小團體包含了我、靜、靜的同學—君, 因為曄是個喜歡人多熱鬧的人,所以她又拉了她的同學—萍,再加上另一個社團的學弟—安、我們社團的學妹—瑋,這就是我高中朋友的架構,因為我和靜是學長姐,所以我們自然而然的就成為這個小團體的領導核心,如果說靜是個靜態美的女生的話,曄就是個動態美的女生,常常看她活繃亂跳的,因為他是個長的蠻亮眼的女生,所以自然就會有人想追她囉,只是他常常都以非常直接的方式拒絕別人,他也常常找我討論很多事情,常常會找我聊天,談天說地的說一大堆東西,或許我從國小以來就常常是別人吐露心事的人,所以我自然而然就變成她吐露心事的對象,再加上我的個性就是屬於比較沈著冷靜的,我常常會在適當的時候給予意見和包容,所以漸漸的我和她的關係就增進得很快,這時候只是屬於學長與學妹之間的關係,我就成為了少數她聽得進去話的人之一,感覺上,就會覺得她是一個小女孩一般圍繞在我的身邊,因為她各方面的能力都很好,所以常常在學校的各項比賽中獲獎,成為一個在同年級中蠻閃亮的人,又因為她非常愛她爸爸,但是她爸爸總是給予太多的約束,所以在她光鮮的外表之下,其實包含了一個倔強且脆弱的心,除了靜和我之外,鮮少有人之到她的這一面,所以有時候總是讓人有種大小姐脾氣的感覺,因為她害怕寂寞,所以總是希望周圍有人可以陪她,正好我所扮演的角色跟她的需要有類似之處,高中的時候,我常常會留在學校讀書,所以在她不愉快的時候,她總是會在晚上的把我拉到校園去吐露心聲,或者是在放假日的時候,要我帶她去旗津看夕陽、看海等,在獨處的時候,她就會脫下她那讓人覺得任性的外表,呈現出一種小女人依偎的感覺,對她來說,因為我在朋友面前是屬於大家的,所以他很享受這種完全屬於她的時刻,應該說是他好勝的個性使然吧,她總是希望能掌握助她想要得到東西,又我在人前是屬於大家的,所以她就有種喜歡把我從大家中偷出來的感覺吧,雖然她喜歡被需要的感覺,但是私下更需要被呵護的感覺,所以我就一同分享了她在高中時期的快樂、悲傷,她也算是比較接近我所類型的女生,所以對她就有中比較特別的情愫存在。

當時社團在接新的學弟妹的時候,出現了一個對社團看來比較有興趣的學妹—瑋,她是我除了靜之外的另一個故事的主軸人物,跟她的比較相似是在一個星期六的下午,那時候我都會留在學校讀書,那時候她也有留下來,我們是從討論一本“自殺完全手冊”的書開始的,當時我雖然沒有看過這本書,但是對於一些自殺的方式小有瞭解,所以就和她討論起,我當時一直跟她說:自己了斷自己的生命是很不好的,因為根本就沒有比較美的死法,所以人還是不要自殺的好。在討論的當中,我決的她的整個想法和思考方式都很適合帶我所屬的社團,所以自然就會對她有比較特殊的印象,在經過和靜和帶社團的老師討論之後,發覺我們都有這種想法,所以自然而然我們就對於瑋比較照顧,因為當時我還在為重考班那段感情在傷心當中,所以我就比較會對我覺得該付出關心的人比較照顧,當然當時的第一位是靜,第二位就是瑋,因為是同社團的囉,因為她是學妹的關係,所以我自然就會以一種學長的方式照顧,也因為常常去她們班的關係,所以我也就認識了瑋的好姊妹—蕙,那時候她們班和我當時處的班都覺得我和她應該是在一起的吧,因為常常會碰面,也常常會在一起討論事情,就連在社團活動之後,都會和她留下來討論一些事情,我留下來讀書的時候,她也常常留下來讀書,漸漸的我瞭解到她喜歡我,可是說實話,我並沒有像她喜歡我這麼喜歡她,我對她只是好朋友的喜歡,但是我確有種很壞的念頭出現,那就是我何不利用她喜歡我這點去做些情人會做的事情看看,所以她就是我發生關係的第一個人,她當然也是第一次囉,自從發生那件事情之後,我的那群朋友就更加覺得我們是在一起的,因為雖然我和她都沒有說什麼,但是她更加會在我身邊出現,說實在的,她那時候跟我在一起,是很辛苦且可憐的,因為我常常會讓她有很多的試煉需要克服,而且我就是那種不太會幫忙她度過難關的那種人,所以當時的我對她來說可以說是個殘忍的人,但是她依然喜歡我,她曾經說過:跟我在一起一年所經歷的事情大概是跟別人在一起三年都不一定會經歷過這麼多的事情,所以她成長很多。因為當時的我對她都有種比較自私的感覺,所以我當我想要做那件事情的時候,常常就會把她拉到校園的角落裡面,要求要做那件事情,,除非她覺得很不好或者是MC來,要不然大都會答應我,所以我才說我很自私,因為根本就不太考慮她的心情,但是我卻是很重視絕對不能出事,因為如果因此有孩子的話,那就真的不可收拾了,所以我就很注意她的週期和射在外面這些事情,雖然有幾次疑似有了的經驗,還好都是有驚無險的平安度過,在這種驚恐懷疑的時刻,我也都有陪在她身邊一起度過,因為這時候我覺得他真的需要人陪在她身邊,所以我覺得那時候我在她的面前根本就是個任性的孩子,因為真的有種只顧自己享樂的感覺存在,但是她都能很仔細的考慮到各種事情,這樣子相對的來說,她在高中時期成長的速度可以說是相當的快速,因為被我逼的,但是他從來都不覺得這樣子喜歡我是不值得的,她還是願意繼續在我身邊,所以我覺得她有種冷靜的美,她當然也像一般女生一般,很喜歡問我她在我心中的地位為何,我都還是堅持著我最喜歡的瑩在我的心中有著最高的地位,再來就是靜,然後才是她,她雖然一直都很想打破這種局面,但是我依舊都是這樣子,所以她也就只能默默的接受我這樣子在心中地位的安排,因為她知道如果她太強求提高在我心中的地位的話,我勢必會離開她身邊,她就像是守護天使一般的守候在我的身邊,因為唯有這樣子我才可能跟她在一起,我是如此的希望自由的人,他根本就抓不住我,所以也只能放任我到處去需要我的人的身邊,然後我對她卻是如此的予取予求,所以我覺得她在愛人這部分是很偉大的,因為她愛我,常常還需要忍受自己一個人的寂寞,也不能期待我會對她特別的好,我又會常常說我和別的女生如何如何,所以她真的很偉大,或許只是在心裡生氣而沒有表現出來讓我看到吧,所以對於瑋,我總是有種虧欠的感覺,所以我和她之間的關係總是有中若有若離的感覺。

當我高中畢業之後的第一次大學聯考,我覺得我考的很不好,所以我就像家裡主動提出要重考,家裡答應了,靜考上了新竹的學校,所以離開高雄,所以我和靜的關係也就一直維持在一種很淡的感覺中,但到我覺得應該會失去這段情誼吧,這算是我在高中的一件憾事吧,因為我始終無法將我和靜的關係從一種快要斷掉的感覺拉升到比較好的狀態。

因為是自己想要重考的,所以自然就會比較想要讀書,但是我又不清楚要怎麼讀書會比較好,再加上其實我對於學校還在留戀吧,所以常常會藉機會回高中讀書,順道看看有什麼事情是我可以做的的,因此,我就是呈現出書也念的不是很好,學校裡面的事情還是管的情形,這時候瑋還是一樣在我身邊,只是因為她也高三了,所以我也比較要她用功讀書,這時候曄留級過,所以同屆的都在用功讀書準備聯考的時候,她卻只有高二,這時候我算是跟曄的關係變的更好了,這時候,我家裡買了新家,只剩下我一個人住在舊家,更加自由,所以跟她的關係也漸漸的走向了非常親密的狀態,我對她的好,好到朋友都跟我說這樣子不行,瑋也覺得我和曄遲早會出事,所以瑋很不安,但是我和曄都覺得不可能吧,他們想太多了,曄就更加的覺得我成為她的專屬,只要沒有旁人在的話,我那時候也跟她說過我覺得如果朋友需要的話,要來我這裡過夜,我是不會反對的,她就更加的會找我聊天,因為補習班的生活真的很悶,所以我也從來沒有拒絕過,除非真的補習班要大考了,在有依段時間裡面,曄跟她家裡面常吵架,所以她就曾經在晚上的時候要我去她家附近的學校陪她,我就去了,從此之後,她就更加的信任我,所以在那一段時期,他有時候就會來我家過夜,在家政課煮的東西也會在晚上拿來給我吃,她那時候算是跟家裡面鬧的兇的時候,她就曾經跟我說過她到早上才溜回家,家裡也都沒有發現,所以她就更無所忌憚的來我家過夜,就在她十八歲生日的那天,她也是來我家過夜,那時候他提出了一個要求,那就是要我吻他,在我有些遲疑的時候,她就有點流眼淚,我最怕的事情之一就是女生在哭了,所以我就應她的要求,吻了她,這也是她的初吻,那天夜裡他居然主動說要把第一次給我,這是個主動的女生耶!我就在她十八歲的那晚讓她轉大人,而且那天也是她的安全期,這一切的一切真的好巧,似乎是算的好好的,這算是我第一次跟一個我真的比較喜歡的女生發生關係,之後的那天我們又發生了一次,那時候我就對她說:我想要跟瑋說,我跟她發生關係了。但是他很不高興我為什麼要這麼做,但是我還是做了,原本我的用意就是要趁著這個機會跟瑋說:我選擇跟她在一起。可是沒想到之後我就沒有機會跟她說我會這麼做的用意,那天,我跟瑋說的時候,他覺得我是個很殘忍的人,但是瑋卻說她怪的人不是我,而會是曄,因為她就已經跟她說過遲早會出事,但是曄不聽,她覺得曄背叛了她,他不想跟背叛她的朋友在有來往。我也無言以對,因為我知道他真的很喜歡我,這對她來說打擊真的很大,但是從此曄就不跟我說話和躲著我,所以我想跟她說我選擇跟她在一起的話就沒有機會說出口,這時候我又做了一件對瑋很殘忍的事情,那就是要她去瞭解曄有無懷孕的可能,瑋在我很堅持的情形下照做了,我這麼做算是挽救瑋在朋友間和曄心中的地位,甚至更加的提升瑋在大家心中的地位,曄也因此認為瑋是他最好的朋友之一,但是瑋對曄的態度卻已經是不想再見到和聽到他了,當時我知道我已經在朋友之間變成一個千古罪人,但是我卻極力挽救其他人的關係,畢竟只有我把所有的過錯承擔下來,才不會對曄和瑋造成太大朋友尖的撻伐,最後的我,就在朋友之間的撻伐和無奈中度過的剩餘的重考時刻,再重考之後的那次聯考,我考上了台中的學校,離開了高雄,就我自己看來,那時我高中的朋友就只剩下了靜、安、瑋而已。

大學時候時候的我,一心寄情於社團,所以在班上的人緣並不好,又因為在社團中我比其他人更努力,因為讀的科系是屬於學校中比較忙碌的,所以在出完活動之後,我就會消失在社團而專心讀書,所以我只有在出活動的時候才會出現,因此社團中同屆的人也漸漸的產生怕跟我一起出活動的心,但是卻又希望我出現,因為覺得只要我一出現,就會讓人有種安心的感覺,所以在社團中跟我比較好的就變成是大我一屆的和底下的學弟妹,因為我早已習慣孤獨,所以我也就沒有太在意這種事情。

在我出完社團第一次活動的時候,家裡急召我回家,在電話中也沒有說明為什麼,所以我就只好回家一趟,原來我爸趁著我不在家的時候,把我留在家的東西都翻出來看,被他看到以前瑋給我的信,他們倆老知道了我已經和瑋發生關係,因此算是找我回家罵一頓,我爸還說:他知道他翻我的東西不對,但是不能因為他是讀英文的,就認為他的思想會比較開放,他覺得如果瑋的父母知道我們之間已經發生關係的話,一定要我娶瑋的。但是我覺得他私自翻我的東西我應該很生氣的,他居然還說的振振有詞,更何況關於結婚這件事情,之前在高中的時候,我就已經問過瑋:如果被她爸媽發現我和她已經發生關係的話,怎麼辦?我認為和她覺得:我不會娶她。既然這件事情我和瑋都已經有共識了,我們自然會有一套作法來處理,我爸這樣子更加讓我想要離開家,把家裡所以比較屬於我隱私的東西帶走,因為我是個念舊的人,所以當初瑋曾跟我說:既然我並不是非常喜歡她,為何不把她以前給我的東西都還她?我的回答是:這是一種回憶。所以我留下來了,但是也因此讓瑋成為了我父母的不歡迎人物,這算是我害了她,但是我更生氣的是我爸根本就沒有權力翻我的東西,這也種下了日後跟我爸關係不好的因,讓原本就不是很好的父子關係更加的雪上加霜而已,這件事情我有跟瑋說,她覺得我爸真的不對。但是如果我當初就把東西還她的話,就不會發生這種事情了,但是我還是選擇自己承擔下來。

瑋的考運不好,所以重考了兩次才上了她想讀的科系,在她上來讀書之後,他有時候也會下來台中找我,我們之間的關係就在朋友上面再加上了只要她來,我們都會做那件事情,她不曾反對過,我也沒有拒絕過,所以就一直處於這種關係下,雖然有時候她會很任性的來我這裡,但是我都沒有拒絕過她來我台中的住處。

就在我想要脫離社團只在社團辦公室讀書的時候,那時候我就跟同樣留在社團辦公室讀書的元和傑很好,雖然他們大我一屆,但是相處的時候,並不會有很明顯的感覺,還會互相叫對方來看書,就在我對社團最灰心的時候,元當了其中一個社團活動的負責人,這次的活動主要的是說要傳承社團的一些技能的,因為我以前都待在社團的器材組比較多,元以前也是器材長,我們以前都待過童軍、家都在南部、生長的環境都差不多,所以元對於我在器材組的能力有一定的肯定,所以要我接掌這次活動的器材組,而且以前我們在聊天的時候,就有提到社團器材組的能力需要再加強,所以他覺得我可以把這次的任務達成,因為我很清楚我的任務是什麼,所以我覺得我的任務很重大,再加上我的原則是只要出活動,我就不會利用我職務之便來追女孩子,我只會專注於我的職責,所以在我接到組員的時候,我就很盡心盡力的帶他們,就在這群組員當中,有一個我覺得很有潛力與能力的組員,她就是芬,她也是童軍出身的,所以在很多器材的事情上面就比較有概念,而且在很多事情上面都肯用心想,只是有一個缺點就是她是屬於那種比較會說而比較不會做的人,因為我的職責所在,所以我在那次的活動之中,我的要求特別嚴格,但是我並不是那種只會在旁邊嚴厲的指責、督促組員的組長,我是親自從每一個小細節帶著組員從最基本的地方做起,當然組員們都覺得我太要求小細節了,但是我有說:如果我教你們的只有八十分的話,換你們當組長的時候,教下去的東西就只剩下六十分,為了你們以後可以教比較多東西下去,我現在寧可教你們盡量到達一百分,到時候你們當組長的時候,教下去的東西就會有八十分的程度囉,所以每次組員在做東西的時候,我都儘量跟在身邊,因為芬是女生的緣故,所以每次晚上大家要回去的時候,我都會問她住哪裡?有沒有人載他回去?等等,因為有一次發現我跟好順路,所以我就會順道載她回去,在去她住處的時候,都會聊天,從聊天的過程中,她跟我說:她以前只會在認識的人面前笑,要不然都會讓人覺得他板著一張臉。漸漸的,我覺得她在我面前和別人面前有些不同,她在我面前的時候,真的就像是小鳥依人一般,偶爾還會撒嬌的,但是在別人面前,就只是讓別人覺得她是個好相處的人而已,我想我當時有點喜歡她,有幾次載他回去的時候,她就想要到我的住處,她也曾經在我的住處過了幾夜,當然,孤男寡女共處一室的時候,自然就會有一些比較親密的舉止會出現,就再有一次她在我這裡過夜的早上,真的差一點就要發生關係的時候,我爸要我那天回家,就打斷了當時所醞釀的美好氣氛,在那天我送她回去之後,我和她的關係驟變,原因我並不知道,只知道她從此就不想接我電話,之後我發現另一個組長居然就跟她走的很近,而且真的是很故意靠近她的意思,我就回想,在之前的有一天,這個組長曾經問我覺得芬好追嗎?我是說:應該還好吧,這個組長就有所行動,當時因為我很忙,所以在大家共同工作的時候,我也都沒做任何反應,就在活動結束後,我有私下對這位組長興師問罪,這個組長卻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我就很生氣的唸了一頓,我當時有直接的打電話給芬,她說因為這個組長年齡比她小,所以只能作朋友。我也同時在社團中引起了一段小風波,因為活動結束之後就是我努力看書的時候,這時候我們三人又回到社團辦公室看書,有一些時候只有我和元,元會問我當時事情的始末,我有全盤告訴元,元說:芬當時也跟他很好,但是他無動於衷,只是覺得芬是社團和系上的學妹而已,但是元生氣的是芬在得知他對她沒有意思,活動結束之後,在校園中遇見都不會跟他打招呼,他覺得很生氣,至少他也是芬系上的學長耶,元也有問我當時進展到什麼程度,我回答之後,元覺得芬只是個想找男朋友人的女生,我也沒有吃虧,所以關於芬的故事就此落幕,就在那年的暑假,聽說芬和另一個同樣我當組長那次活動我的組上的男生在一起,我還有跟那個男生聊聊芬的事情,這個男生跟我說:他有聽芬說過和我的事情,他不會因為芬而影響到他對我的尊敬和看法。我也跟這個男生說:如果有時候芬生氣而找不到原因的時候,可以打電話給我,我可以幫忙分析。我也同時說出了我對芬和這個男生兩個的祝福。

就在我升上大二那年,發生了九二一集集大地震,在隔年的暑假,學校附設醫院有位醫生為了一個有拿到國科會研究經費的跨國性的研究計畫招募人手,主要是要去南投縣中寮鄉的兩個村做精神科相關的訪查研究,因為我所屬的社團在大型營隊的時候,就有安排家訪的活動,所以自然就找上我所屬的社團,又因為這不是常態性的活動,所以當初在找人的時候,就以台語比較流利而且有家訪經驗的人為主,所以參加這次活動的人大都是比較高年級的,我當時也有參加,因為參加的人都和我比較好,而且我台語算是在同年齡的人中比較好的又有家訪的經驗,因此我就受了一個多月的精神科講習,就在這次活動籌備的過程中,我很幸運的被醫師選為台語的標準範本,也就是說那個名詞有爭議的時候,就以我說的詞為準,在分組家訪的過程中,我和一個大我一屆的女生分在同一組,她就是佳,參與活動開始之前的探路中,我發現我和佳被分配到一個山谷中,手機不通,道路狀況也是最糟的,雖然這個山谷中的鄰很少,人也不多,但是進入這個區預算是比較危險的,所以在這次的活動中,我和佳都很小心翼翼的進出這個區域,帶隊的醫師也特別指明我們所負責的區域是入夜後不能去的區域之一,所以晚上我和佳就是幫忙別的伙伴做問卷,調查當地民眾的身心狀況,我當初曾經問過排分組的人,為什麼會想要把我和佳排在同一組?對方說:因為佳在他們同屆中屬於比較少出現、比較獨立的人,跟我有些類似,所以我們才會在同一組,這次的活動,我和她就在克服路況障礙的情形下,挨家挨戶的做問卷、訪查,所以當地的居民都對我們留下很好的印象,希望我們有機會的話,可以到那裡去玩、去走走,這次的活動因為都是社團中的箇中好手和感情都非常好的伙伴一起出的狀況之下,進度超前許多,再加上颱風的關係,所以提早下山,因為我和她有共同患難的感情存在,所以當出活動的時候,我們就常常互相照顧、幫忙,活動結束後,我們也常常會一起出來吃飯、逛街,有一次被和我同屆的人在街上遇到的時候,他們簡直就是瞪大眼睛的看著我們,我們也不在意他們的眼光,就在我們的感情越來越好的情形之下,我發覺我和她都是屬於比較孤獨的人,但是又不會因為孤獨而非常想要脫離這種狀況,有點安於現狀,有好幾次的機會中,我可以很清楚的知道如果我們之間發生什麼事情的話,我們的關係一定可以更進一步的,可是,我們都非常保守的處理之間的關係,因為那些機會錯過了,所以我和佳之間,就是維持著一種好朋友的關係,因為雙方都在底線的地方停住,都只想要保有友誼而已。

在第二年的中寮訪視活動中,第一年參與的伙伴大多要實習了,所以第一年有繼續參加第二次的伙伴不多,這次我會參加除了佳有參加之外,最大的原因就是另一女生—忻,說起忻這個女生,跟我會進入這個社團有很大的原因,話說我剛進入大學的時候,在剛開學的時候,許多社團都會有所謂的迎新晚會,當時我參與了醫療服務隊的迎新晚會,因為我覺得想看看這個社團到底再做些什麼,以前聽我表哥說過這種社團在他的學校中的一些事情,所以我就去看看,當晚會結束之後的茶會中,很偶然的我和忻坐在同一桌,當時的她穿著一身的白色,看起來很飄逸的樣子,就在社團的學長姐在講解社團的性質、活動的時候,我也順道附和學長姐說的話,當時忻還覺得我應該是社團派來臥底的,同時學長姐在拉人參與一個社團的小型營隊,因為忻的參加,我在想說自己應該不會輸人的狀況下,我也參加了,所以我會進醫療服務隊,跟忻有很大的關係,忻的個性非常的獨立、很有主見、也很能客觀的看待處理事情、很有責任心,在和朋友相處方面,忻讓人覺得非常的好,也很熱心、主動的幫助別人,所以,在第二次的中寮訪視的活動,我和忻因為是有經驗的,所以帶隊醫師就把很多東西交給我和忻處理,這也是我第一次挑大樑的活動,因為之前我參與的活動都有忻,所以我和忻對對方的能力都有一定的正面評價,在默契方面還算不錯,再加上這次的研究助理—珊,所以第二次的活動中,大部分的事情是我、忻、珊所共同做決定和執行的,我和佳、忻都還是負責第一次所負責的區域,再加上我和忻所負責的範圍是不同村,我和忻就變成這兩村的負責人,壓力自然不小,再加上是兩個很有責任心的人共識,所以第二次的活動根本就不會讓人操心到很多事情,因為我和忻都會主動的出面處理,因為在社團中的寒假大型營隊中,我得知忻因為太投入營隊中所賦予的責任與任務,造成了只要比較累的話,忻的身體就會比較不舒服,再加上我對於推拿有些心得,所以每一次出活動的時候,我都會時時關心忻的狀況如何,幾乎沒有一次和忻出活動的時候沒有不替她推拿的,可能是忻對我太信任了,而且忻算是擁有傲人身材的女生,,所以在幫他推拿的時候,有些敏感部位我都會很猶豫我的動作、舉止要避開,但是忻總是不避諱這些,害我有時候真的會臉紅而忻根本就不知道為何我會遲疑,所以我對忻就會有種特別的情愫存在,只是這麼聰明的忻真的會不知道嗎?或許真的不知道吧,當然囉,因為第二次活動而跟忻很要好的珊當然也不知道,對珊而言,我只是個跟忻不錯的人,在出完這次的活動之後,我就去實習了。

在大四的實習中,前半年我在台北,後半年才回台中到彰化實習,在我上台北實習之前,我把我台中住處的鑰匙一位跟我比較好的學妹—宇,宇是我社團的學妹,希望她有空的時候,可以來幫我打掃一下房間,因為就在我上去台北之前,我和宇的關係因為BBS變的比較好,而且有時候也會一起出去吃飯,因此,我才會希望她能幫我一下,載我不在台中的時候,照顧一下我的房間,透過BBS和幾次和宇出去的機會中,我覺得我蠻喜歡她的,可是當時我人在台北,一個月才回台中上課一次,剛開始的時候,我回來上課的時候,我也會找她出來,算是答謝她幫我照顧我的房間,結果,當我覺得時機成熟可以跟她說是否關係可以變的更親密的時候,早一步她已經跟別人在一起囉,所以我和她就變成很好的朋友,還會幫她出主意,看看要如何處理她和她男朋友之間的事情。

在台北實習的時候,我跟我一個表哥住一起,因為他有一台很老的車子,所以當我要回學校上課的時候,我都會借車開回台中去上課,有一次在我發現台中的住處要繳房租的時候,我就比較匆忙的開著車子去提款機領錢,那時候穿托鞋的關係,所以比較不好踩踏板,在途中有一次踩踏板的時候,大概是踢到自己的腳,所以那天晚上就覺得腳很痛,隔天我還開車回台北,因為那天還要到我表姊那裡去吃飯,因為是星期日的關係,所以大部分的診所都沒有開,再加上只要是這種傷到筋骨的傷,我都只看中醫,在無奈的情形之下,我就去給國術館推了快要一星期,但是情況一直沒有好轉,所以我就在我表哥家附近的中醫診所看病,當然那時候就被醫生罵慘了,前前後後拖了將近一個多月才好,就在那家診所裡面,我認識了三個女生,一個是年紀比我大的女生—玉,另外兩個是年紀比我小的女生—真、潔,因為一開始的時候,我每天晚上都到診所報到,所以幾乎天天見面的情況之下,就認識了這三個女生,玉可能是在美國讀大學的關係,所以算是那種很開朗、很聊得來的人,真就是那種比較會消遣我、風趣的人,潔是那種常常看起來就是笑臉迎人、樂觀的女生,在和真與潔聊天的過程中得知,她們都算是我表哥大學的學妹,因為表哥當時是北醫牙醫的助教,這兩個小女生是北醫護理系的,我當時比較喜歡潔,玉和真都想要撮合我和潔,因為她們兩個覺得潔那時候的男朋友實在不好,常常會讓潔哭的很傷心,而且也不會替潔著想,再加上她們兩個覺得我比潔的男朋友好太多了,所以就都會幫忙拉近我和潔的關係,在我得知潔有男朋友之後,我的動作就比較小了,因為我不是那種會介入別人感情的人,所以我就僅止於朋友之間的關心,有一次,玉說:既然我要回台中上課,何不帶台中的太陽餅給她?因為知道玉是個比較喜歡吃的人,所以就在那次回台中上課的時候,我就帶了三盒太陽餅上來台北,當然就是要給這三個來台北才認識的人囉,居然還因此讓當時潔的男朋友很生氣的說如果我下次再這樣子的話,就要找人扁我,為了不要讓潔為難,所以之後我的動作更小了,僅止於一些關心的簡訊,當初潔曾經跟我說:她覺得我是因為玉和真在旁邊慫恿的緣故,我才會想追她。我給她的回答是:別人的輿論是影響不到我的,除非我覺得值得這麼做。就在我即將結束台北的實習要搬回台中到彰化實習的時候,玉和真都還請我一頓,當然,在這一頓飯的時候,她們兩個就對於我對潔的態度要我說清楚,因為她們覺得我實在是太被動了,我當然有提出我的解釋:我希望潔過的快樂,所以在很多地方都替她著想,不希望她會很多無謂的事情流淚。當然在解釋的過程中,我提出了許多我的考量給玉和真聽,玉和真的覺得她們沒有看錯人,只是潔沒有福氣吧,這時候真的男朋友也有在場,真就一直跟她男朋友說:你看,人家多為喜歡的人著想,你就不會做這種事情。真的男朋友還是我表哥系上的學弟勒,真的有點尷尬,真在這次的飯局當中,提到了關於潔的家庭狀況,原來潔的媽媽是別人的小老婆,所以自小潔就是跟媽媽相依為命,而且潔的媽媽管的很嚴,所以潔除了上課和打工之外就是要待在家裡,就在潔要與現在這個男朋友在一起的時候,是經過很大的抗爭,因為潔的媽媽已經不相信男人了,但是到當時玉和真都覺得,潔已經是變成要在一起而在一起,而不是因為感情而在一起,所以在潔的身上有很大的壓力存在,在我離開台北之前,我還買了條項鍊希望真可以轉交給潔,因為當時我給潔的簡訊提到:我尊重妳的決定,只要妳覺得妳過的幸福就好。到我離開台北之前,潔始終沒有選擇我。

在彰化實習的生活明顯的比在台北的實習生活還要忙碌,所以我在彰化實習期間就沒有跟台北的這三個朋友聯絡了,我就過著實習、寫病歷、讀書、準備報告的生活,我還會留在醫院寫病歷、弄報告到比較晚的時間才離開醫院回台中的住處,就在一切慢慢步上軌道的時候,有一天,我接到家裡的電話,家裡接到瑩寄給我的喜帖,她要結婚了,雖然最後我和她之間的關係被迫變成朋友,但是畢竟她是我的最愛,對我來說,打擊當然是相當大的,但是我並沒有因此而忘卻一些事情,我打電話給瑩的媽媽,向她表示祝福之意,瑩的媽媽說:瑩有想要送喜餅給我,可以已經忘記我家在哪裡了。我跟瑩的媽媽說:我一直都在台中讀書,所以也不常回家,關於禮金,我會寄過去的。我又打了電話給瑩,向她表示我的祝福,在打完電話之後,我整個人根本就變成行屍走肉一般,因為打擊實在是太大了,但是對我來說,實習視同工作,所以在醫院的時候,我一如往常,但是回到住處,我就像是謝了氣的皮球,漸漸的我發現我處理病人的能力明顯下降,就連剛開始實習時不會犯的錯誤都出現了,為了挽回自己的工作能力,我就讓自己像個機器人一般,果然,實習時候的工作能力有如期往上升,在假日的時候,因為實在是太傷心了,所以我會找佳出來說說我的悲傷,當我見到佳的時候,我連話都沒說,眼淚就流下來,佳真的有點被我嚇到,因為佳當時還不知道,這件事情對我的影響居然這麼大,有時候也會找一次找一個跟我比較好的學妹出去說說我的悲慘心事,我也開始喝酒,因為自己本來就已經有一定的酒量,為了想醉,所以我就喝高樑,過著痛不欲生的生活,過了大約一個月之後,漸漸的可以把悲痛的心情放在心中的時候,我又恢復往常一般的生活,只是在夜深人靜的時候,還是心中非常痛,因為瑩是我在尋尋覓覓之中發覺,根本就沒有比她更好的女生,所以當她嫁人之後,我覺得因為心中的最愛已經嫁人了,所以我這輩子應該就不會結婚了,而且至少在五年之內,我應該就不會有女朋友的。

我承認我認識的女生居多,但是真正能讓我動心的女生不多,所以多半我對女生都沒有所謂的企圖心,我想這就是為什麼會比別的男生認識還要多女生原因,對我來說,真誠的對待才會換來較珍貴的友情,是否會有後續的發展,這就要看以後的緣分囉,我並不強求這些,所以對我來說,感情的事情就是一切隨緣,雖然真的有幾段感情產生,我都很用心在跟別人談,到最後都沒什麼好結局,但是我覺得只要我有付出,最後縱使是朋友也是值得的。

寫於2003.8.3

 

昨晚看了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心中出現很多共鳴和悸動,才想說把很多年前寫下的文章PO出來保證以前沒PO過,當時我根本就沒有勇氣去參加瑩的婚禮,渾渾噩噩的過了很多年,也喝了好一陣子的高樑,其實要是真的從認識開始算起,到瑩跟我說要結婚至少有七年了吧,這七年之間,不管發生任何大小事情,我都會在每年的某一個時間跟他報告,當然921的時候,除了家人以外,第一時間最想知道就是他的安危,自從他結婚之後,我就從未那麼喜歡和愛一個女生過,大約在五年前的某天,瑩打給我說要吃個晚餐,這晚的吃飯,他才真正的知道其實我一直以來都很愛他,當他聽到我這麼說的時候,他稍微楞了一下,慢慢的說:如果當時我打電話跟他說恭喜的時候說我很愛他的話,現在在我身邊吵的人就會是他,我靜靜的回答:你都已經要結婚了,我哪開得了口說出我很喜歡你,你不要跟別人結婚這種話。經過這次吃飯才又開始有聯絡,之間我覺得還是跟以前差不多,依舊覺得我是他的家人,我從心中由衷祝福他這被子過的幸福快樂。

2011.8.27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空下的故事 的頭像
星空下的故事

星空的部落

星空下的故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